水与交通

发布日期:2019-05-06 10:14:18 阅读数:-

【文字 关闭窗口
? ? ? 任何交通工具乃至交通方式都是人类对自然界的一种能力延伸,也是对自然界的有限征服。水上交通似更能证明这一点,它对促进人类社会的发展进步的作用实在是无法估量的。
? ? 有关考证显示,最原始的水上交通工具是一种称之为桴的器具。桴也即是后人说的筏。筏有竹筏和木筏,分别由竹子和树枝捆扎而成。到了石器时代,用火烧和石斧把大圆木挖成凹型则成了独木舟。即所谓的“刳木为舟,剡木为楫”。独木舟堪称人类造船历史的开端。余姚河姆渡遗址发掘中,有木桨出土,就很能证明距今约7000年前,我们的祖先已掌握了制造独木舟的技术。此后随着社会经济技术的发展,船越造越大,功能也越来越多样。另一方面水运的航线也越来越长,越走越远,从小川到大河,又从江河走向海洋!
? ? 社会的发展进步,需求的扩大,促使了水上交通的发展,反过来造船和航运技术的改善提高,指南针、罗盘、船尾方向舵等新技术发明和应用,又对古代社会的经济文化乃至军事都产生了巨大影响。摊开地图我们就能发现,现如今的许多城市,就是由当年的水运交通枢纽的区域位置优势发展形成的。有一个特典型的例子:700多年前,当时的天津还是一个小渔村,如往大的说,最多也就是个较大的军事要塞——直沽寨。1293年京杭运河开通后,天津成了运河和海运的交通枢纽。天津在发挥其“聚天下之粟,致天下之货以利京师”作用期间,随着货物集散而带来了大量的南来北往的各色从业者,他们的工作与需求,促进了天津迅速繁荣,并很快成了一个重要的商业中心和贸易港口城市。
? ? 其实像天津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。回头看一下历史,秦汉时期我国的长安、洛阳、益州(今成都)、邯郸等诸多大城市无不仰仗于发达的水上交通。这种现象不惟中国,整个世界莫不如此。如果我们能把视野再放宽一点就不难看到,水上交通的便利还不仅仅局限于沿线的城市。通过城市的辐射功能,往往是整个流域片区的发展与繁荣。近代名人孙宝瑄在论及中国西北与东南贫富差异时认为:“我国富饶之区,首推东南,其所以致此者,以水道四通八达,物产易流通,农商之业易兴也。西北无水道,故地方贫瘠异常”。此结论虽有片面武断,但确也不无道理。特定区域内只要有水源人类要想存活下来并不难,但如果没有水上交通,尤其是在陆路交通尚不发达的古代,要想有大的发展就实在不易了!
? ? 事实上水上交通的重要性,我们的老祖宗也早就认识到了!我们的先人们在被动地开发利用自然河网水道同时,还选取一些特殊地段区域开凿人工航道——运河。运河开凿的最初目的虽各有不同,然其最终的价值实现都会归结到运输。由于运河的走向是人们的主动选择,因此,同样的航道其发挥的效益会比自然航道大得多。如先秦时期的鸿沟、邢沟分别沟通了黄河和淮河,淮河和长江。由于我国的西高东低的地势走向,境内大河大都呈由西向东走向,上述南北走向的两沟把三条大河给打通了。此后,比上述两沟开凿稍晚些,秦始皇为平“南蛮”主持开凿了灵渠,该渠联接的分别是湘江和漓江(湘江和长江相通,漓江和珠江相连),这样中国版图上,北起黄河,南至珠江的诸多大的江河包括一些湖泊实现了彼此沟通,形成了一个完整的水系运输网络,从而极大地促进了各地的互通有无。
无用讳言,在陆上乃至空中运输迅猛发展的当下,水运的时效局限性是一个明显的短板,但水运的低成本、大运能似永远不会被超越。
?
?